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首席國醫 線上看-第58章 中醫當救急病鑒賞

首席國醫
小說推薦首席國醫首席国医
王伟国再一次开口,阻拦江飞开药,这一次他阻拦的是柴胡。
超級鑑定師 法寶專家
柴胡这味药,性辛与苦,微寒,多用于解表药剂当中,归属于肝胆和肺经。
同时柴胡这味药主升,比如张洁古的《医学启源》就说过,柴胡,少阳,厥阴引经药也,至能于引胃气上升,以发散表热。
所以他的徒弟李东恒就有了补中益气汤的开方,借用柴胡的生发之气,再加上人参与黄芪,白术同用,可以振清阳而攻下陷,所柴胡被定义为升药。
而同时柴胡也是降药,还是李东恒说过,上升用其根,欲中和下降,则用生梢。
但也因为柴胡的升降功力,所以柴胡其实在某些中医家的眼里面,是一个比较禁忌的药。
甚至在很多的中医眼里面,将大黄与柴胡畏之如虎,将桂枝和麻黄形容成为禁药,属于绝对不能用的药,用了会害死人的。
这些都是一些温病学派的部分中医才喜欢搞这一套。
可以说中医被后世定义成为慢养学,慢郎中,治不了急病,都和这些胆怯的医者有关系。
自我困住了手脚,这还怎么去治疗急病?
“开!”
江飞的脸色阴寒,瞪了眼王伟国,敲了敲炕边。
这个王伟国到底怎么回事,这个也不能用,这个也不能开,自己捆住自己手脚,你还做什么中医?
王伟国没想到江飞的反应这么大,脸上也不禁有些感慨,可他还是觉得柴胡慎用啊。
因为这味药的确有些敏感,但江飞既然铁了心要用,那也只能听他的话了,谁让他是副院长。
他把柴胡这味药也写了上去,这一副方剂也就彻底完成了。
江飞把药方拿过来自己仔细看一下,他还真担心王伟国自作主张,把某些比较谨慎的药删减掉了,那可就糟糕了。
中医的药方可不是选衣服,多一个少一个都可以。
一旦缺了任何一味药,那么这幅汤药就不能用了,否则的话非但不是救人,反倒是害命。
江飞看到自己所开的十几味药都在这里面,并没有任何差别,这才放下心来,转头看向陈忠说道:“陈大叔,拿着药方去抓药。”
“我这就去,这就去。”陈忠连忙抱住药方,转身就往外跑。
村东头有一个村医,可以说在村里面行医超过了三十年的时间,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中医,他那边药还是比较齐全。
同时固定时间,镇里面也会送一批药材过来。
陈忠来到了村东头的村医家里面,这个村医姓白,白关圣。
白关圣也是家学渊源持家,祖辈就是干这个的,甚至在一百年前还是宫廷御医,只是没落之后,回到了吉江省的老家。
白关圣正坐在炕上吃着大饼子,吃着咸菜。
看到陈忠急匆匆的进来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缕着花白的胡须笑问道。
“陈大队,你这急急忙忙的,是出什么事了吗?”
白关圣是个沉稳的人,平时都很慢性子,哪怕是治病救人也是如此。
陈忠却没有时间和他啰嗦,连忙把怀里面江飞开的药方递给白关圣。
白关圣接过来慢悠悠的看了下去,但是越看脸色越是凝重,到最后他猛的拍了桌子。
“荒唐!”
“这是谁开的方子?如此狠毒?”
白关圣动了火气,他从来就没见过还有人,这样敢给人开方子的。
这一副药下去,要是没功效的话,可能连病人都没了…
一副药见生死,这个开药的中医,胆子不小啊。
陈忠被吓到了,他啊了一声瞪大眼睛,盯着白关圣,忍不住问道:“白大夫,这药不对吗?”
“药对,只是过于狠毒了。”
白关圣面色极其凝重的摇了摇头,也没办法和陈忠过多解释,他立马下地,穿上鞋子之后,对着陈忠说道:“谁开的药方,老夫要去找他论一论。”
陈忠想到自己还昏着的孙子,于是将心一横,朝着白关圣说道:“白大夫,我孙子的病不能耽搁了,你老还是开药吧。”
“你想好了?”
原本斗志昂然的白关圣,听到陈忠这话之后,猛的停下脚步,目光复杂的盯着陈忠。
陈忠咬着牙齿点头:“想好了,出了任何问题,都和你老没关系。”
“好啊,好,老夫给你开药。”
白关圣见到陈忠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那?
只能叹了口气,摇头走向西屋的药房去抓药了。
半刻钟之后,陈忠拎着几袋药包往回走,身后跟着白关圣。
白关圣还是想去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病,竟然配得上如此的虎狼之药。
药里面的龙胆草,生栀子以及泽泻都不是随便用的,另外田基黄和莱菔子也需要谨慎使用。
但这个开药的中医,却如此胆大的完成了配伍。
帝尊狂宠:绝品炼丹师 小说
配伍没有问题,这是一个严丝合缝的方剂。
只是如果这个方剂不起效果的话,病人可能没有第二次机会再补救他。
这就是一个赌,赌赢了皆大欢喜,赌输了…也就人没了。
在陈忠带着白关圣回到家的时候,他家里面却多了一个陌生的面孔。
一身的寒气和雪粒子,双脚全都是雪,冻的他老脸通红。
王天宇到了关山村之后,直接去了村大队,这才知道江飞在村支书陈忠家里,于是跟着一个村干部过来。
他刚进屋没多久,还没缓过来冷劲儿,却又不能用火炉烤手。
越是冻伤越是不能直接用火烤,否则会让血液瘀滞坏死,更会让皮肤易过敏发红发痒。
只能自然缓过劲来,待感觉到暖意之后,才能烤火。
他进来还不到一分钟,刚跟江飞说了两句话,便看到陈忠带着白关圣回来了。
江飞看到陈忠可算回来了,而且是拎着药,顿时松了口气。
这孩子的情况不能再拖了,必须服药,才能转危为安。
必须把黄疸降下去,不然无法恢复。
疏肝利胆之后,才能清热除湿。
“快去煎药,两斤水煎熬。”
江飞嘱咐着陈忠的儿媳妇王坤,让她去煎药。
王坤不敢怠慢,接过自己老公公手里的药包。
江飞看到了陈忠身后的白关圣,看气质不是个农家人,像是个古代的那种读书人。
白关圣看到江飞之后,却没有气呼呼的质问,类似你为什么这么开药等等,那不是他该做的事情。
每一个医者都有自己的行医风格和脾气,他也不能过多置喙。
他只是觉得这么年轻的中医,开起药如此的迅猛狠毒,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让他很震撼。
同时,白关圣总觉得江飞长的有些熟悉,就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却又想不起来了。
白关圣一直盯着江飞看,让江飞后背有些恶寒。
任谁被一个人始终如一的盯着,都会心里不舒服。
“这位大爷,你有事?”江飞忍不住了,只能开口问道。
六十多岁的老头儿,自己喊他一声大爷也不过分。
按照正常的年纪算,自己甚至都可以喊他一声爷爷,但未免太过于别扭。
陈忠光顾着孙子的病情,见到江飞满脸疑虑的盯着白关圣,这才拍了拍脑门,连忙开口介绍道:“江院长,我忘了给你介绍。”
“这位是白关圣白大夫,也是关山村的村医。”
他介绍了白关圣,也朝着后者介绍了江飞。
“白大夫,这位是安镇卫生院的副院长江飞大夫。”
“我孙子的病,就是他开的药。”
白关圣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哪怕听到对面这个小年轻是个副院长也没什么反应。
他只是迈步走进东屋,他要看一看陈忠的大孙子三毛,到底咋了。
他迈步一进去,一搭眼看去,脸色便是大变,陡然发出一声惊呼。
“急黄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