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七零之炮灰的逆襲》-第112章 海上風浪分享

穿越七零之炮灰的逆襲
小說推薦穿越七零之炮灰的逆襲穿越七零之炮灰的逆袭
温馨适时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语气淡然:“我们不需要人特意来保护,你们回去吧。”
梁琪想了想,也就没坚持。
只不过他心里做了一个决定:“我可以让那几个兄弟回去,但是,我必须跟着你们,我想知道阿炎失踪是不是真的另有原因,他是我兄弟,我比谁都想尽快找到他。
再说,对于这片海域,我比你们熟悉,如果真出现什么异常,发现磁场,我也可以给你们带路,以最快的方式抵达那里。”
梁琪说的很有道理,他们竟然无法反驳。
见他态度坚决,温馨无奈也只好答应:“好,你留下可以,但一旦遇到危险的情况,你第一时间要保护好自己。”
“放心,我绝不拖你们后腿。”
几人达成共识,梁琪就让那四个特种兵回去了。
然后只留下他和温馨、道卜、鲁锡四人驻扎在悬崖上静候极端天气的到来。
这一等就等了十天。
等到他们都快放弃的时候,这时,天变了。
天空乌云密布,腾云滚滚,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萌萌公子 小说
“快,暴风雨要来了,我们快上船。”鲁锡顶着狂风,一手拽住船体的缆绳,招呼着大家上船。
这艘小船是梁琪之前就准备好的,是军用船,船身虽小却很坚固,能容纳五个人,船舱里准备了几天的干粮。
等梁琪准备上船的时候,被鲁锡一把拦下:“海上太危险了,你不要上来!”
“不行,我要跟着你们一起,有危险一起面对。”梁琪语气决然,试图扒开鲁锡挡住他的手臂,对方却纹丝不动。
“你这人怎么这么犟,我们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小嫂子都能去,我为什么不能?而且我能开船,也熟悉方向。”
鲁锡拿不定主意,看向温馨,询问她的意见。
温馨看了看天上,天空阴沉沉地似要塌下来,风更大了,海浪也掀起一米多高,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对鲁锡点了点头,:“让梁琪跟着吧。”
她想过了,如果真遇到危险,大不了把他们都招进空间里去。
在生命面前,那些秘密算得了什么。
等人都上了船,进入船舱。
梁琪负责开船,鲁锡用望远镜观察四周,而道卜再次拿出他的宝贝罗盘,这次的指针更是不受控制的飞快转动。
“往东南方向开,越靠近目标,指针转得越快,”海浪声太大,道卜只能大声地对着梁琪喊着。
梁琪跟着指示让船转了个方向,往东南方向直开。
温馨眸色一沉,看来要找到正确的磁场所在还是有些困难。
外面雷鸣闪电,狂风暴起,掀起了几米高的巨浪,小船随着荡起的海浪不断起伏,随时都有翻船的危险。
船舱里的几人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死死抓住船舱内能抓住的地方,以防被甩出去。
梁琪更是使出全力,和鲁锡一起控制转盘,尽力掌控着船的方向,但船体在巨风下,还是偏离了原本的航线。
“小狐狸,腾蛇,你们能不能感应到海上的异常?”温馨暗自和空间里的俩宠沟通。
“可以的主人,我能感受到不远处有一股灵力的波动。”
“告诉我方位。”
腾蛇慢悠悠的声音响起:“那股灵力位于朱雀与青龙之间,距离此两百丈左右。”
温馨:“……说人话!”
“东南方向距离一千米。”这次小狐狸回答得很利索。
温馨随即透过厚重的海浪声,把方位告诉给梁琪和鲁锡。
得到确切方位的梁琪和鲁锡一鼓作气,合力调转方向,好在梁琪驾船经验娴熟,而鲁锡力气够大。
这次顺利的把船调转过来,根据温馨的指示往前直行。
一心只在船舵上的两人,都没注意到,为什么他们能清晰地听到温馨声音。
船躲过了巨大的海浪,来到一处湾区,此处无风无雨,风平浪静,和刚刚经历的狂风暴雨像是处于两个世界。
不寻常!
这是此刻几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想法,这处的海平面平静的过分,事出反常必有妖!
果然,下一刻,原本平静的海面突然狂风骤起,紧接着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
几人大惊失色!
“快,把船调转头!”道卜大喊道。
梁琪和鲁锡使全力用在船舵上,试着调转船头,不知是力气太大了,还是风太大的原因,方向盘一下给掰下来了。
两人瞬间惯性地摔往地面,两人又试着起身爬向船舵处。
“别管船了,抓紧一切能抓住的东西,不要被甩出船舱。”
温馨话音刚落,突感一阵天旋地转,风把船掀翻,并吹向漩涡,几人死死抓住手上能抓到的东西。
“主人,就是这里,灵力的波动就是从漩涡里出来的。”
“这还用你说?”他们都已经感受到了。
“我靠,我都快被转吐了。”温馨忍不住爆粗口。
看到其他几人都快坚持不住了,特别是梁琪。
肉体凡胎的他承受不住漩涡的吸力,脸上毫无血色,似要晕过去,眼看他的手几乎要放开了,温馨连忙把他收入空间,同时还点了他的睡穴。
鲁锡和道卜也以同样的方式被收入空间。
就在她也即将进空间的时候,旋涡下陡然涌出一股蓝光,向她扑面而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中晕了她。
……
温馨只感觉全身酸痛,身体想动动不了,背部像是被蚊虫叮痒,一阵阵瘙痒,她试着抬起手臂,想去挠痒,发现手臂也很无力。
这时,耳边响起一道小女孩的声音:“奶奶,奶奶,这位姐姐手动了。”
温馨眼珠子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满脸沟壑却很慈祥的面容,此刻正笑看着她:“姑娘,你醒了!”
温馨愣愣地看着眼前人,:“你们是?”
老人粗布麻衣,衣服上还打了几个补丁,满头白发梳的一丝不苟,用一条木屐绾在脑后。
老人身边还站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孩,骨瘦如柴,面黄肌瘦,一点都没有孩童该有的可爱天真,也是衣衫褴褛,此刻正怯生生地看着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