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勞駕,我想問個道!-第七十章 來了,它來了閲讀

勞駕,我想問個道!
小說推薦勞駕,我想問個道!劳驾,我想问个道!
术修,炼丹,御兽,武修,铸器,阵法,符术,傀术这是比较常见的八大修炼方向,除此之外还有三个非常稀少而又神秘的修炼方向。
魂修,他们修炼之路就是通过功法吸取或吞噬修士或妖兽的魂魄来壮大自身。当魂力足够的时候,还能把一个神魂变为自己的伴生魂。战斗时可凭借自身的实力战斗,也可以转成伴生魂形态进行战斗,在伴生魂的状态下战斗将会以伴生魂的能力进行。举例来说,比如一个魂修的伴生魂是一只八阶的妖兽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妖帝,当转换成伴生魂战斗时,这个魂修会使用妖帝的神通进行战斗。当然这个转换时间是有限制的,而且转换后还会有一段虚弱期,转换时间和虚弱时间的长短也是因人而异。可以看出这个职业少见的根本原因就是,强大的魂魄难获取,更难转成伴生魂。
星术师,这是一个更为神秘的修炼方向,其他修炼方向基础都是用灵气修炼,而星术师则是感受星辰之力,用星辰之力进行修炼。他们使用的法宝都是星盘,等级从一星到五星,再高级就是仙盘了。每个星术师手里的星盘都是他对修炼的感悟,在星盘上刻画出属于自己的图案,再通过星辰之力激发,就是他们的手段。星术师必然兼修阵法和符术,还有修炼观气和推衍等等,因为他们所学繁杂而高深,经常被人称为玄学。
最后一个方向被人称为艺术师,走上这条路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在某一方面有特殊的天赋和爱好。在某种情况下,可以直接顿悟成圣成仙。比如常见的琴棋书画,甚至吃喝盗赌等等。胡言还记得在师父的手札里还特意提到了一个仙人名叫朴大成,这个名字是他升仙之后改的,就是为了纪念他的升仙之路的。当时胡言看到这段的时候,还颇为感慨真是高手不问出处啊。同时胡言也记住了此艺术非彼艺术。
傲世神尊
再想到自己,胡言现在的手段都是武技方向,再就是魂刺和落叶这种魂力攻击手段。从本质来说,胡言秉承了师父火工金仙的路子,就是个武修。在其他方向,胡言会炼丹也会铸器,当然为了师父的衣钵,胡言首要的方向是铸器。另外作为一个来自现代的普通干饭人,胡言深信两点:第一,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第二,会而杂不如专而精,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自己现在是化意境,之后还有成道境和缥缈境两个大境界,只有到了缥缈境才有机会去升仙道寻仙缘证果位。胡言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留给自己,总之为了尽早找到回家的路,尽快提升实力踏上升仙道才是当前最高优先级的任务。
一番思考后,胡言心中也定下了方向,武修和铸器齐头并进。至于炼丹对实力提升帮助不大,毕竟按照师父的说法吃药的最后基本都成为了药渣子,所以炼丹可以先放一放了。思路整理清晰后,胡言也更坚定了找到回家之路的信心。
赴宴的时间已到,胡言披上斗篷和老钱直接从院落中腾空,由老钱领路朝着飞韵楼飞去。有了白天的例子,此时再也没有人冒头出来查看二人,很顺利的二人落在了飞韵楼的门前。
胡言略微打量了一下,飞韵楼名字有些雅致,可是那门面和悬挂得高而密的红灯笼,门口迎客的莺莺燕燕,已经明白告诉路过的人,这里是青楼。
对于胡言来说这种情况并不陌生,有些客户很喜欢这种跳过吃饭直接杀向腋总会的方式,这样才能尽兴。早有万宝阁的人在门口等候,见到钱化擎顶着的那张闳宝的脸,立刻迎了上来。在万宝阁人员安排下飞韵楼自有人带领前往包厢,胡言跟着走进了穿越后他所进的第一座青楼。不出意外,里面的雕梁画栋和古代的建筑风格和胡言想象的并无二致。一进来直接就有楼梯通往楼上,上到三楼胡言二人被领进整层楼最中央的包厢。
包厢里已经有三人在等候,依旧是穿着蓝衫和青衫的董昌和华程,在两人的中间是一个身材不高年纪不过四十出头的男子。这男子见胡言二人进来,带着看似热情的微笑主动上前介绍道:“二位道友,在下销金窟总管尹敦,感谢二位道友赏光稍后尹某可要讨一杯水酒。”
“那就先谢谢尹总管的热情招待了。”胡言对这种场合是一点都不陌生的,也很是自然的打着招呼。两边的人好像老朋友一般,热情的招呼了一下。本来该是先饮茶闲聊几句,然后等时间到了再开始饮宴,不过胡言借着初上青楼的借口,来到包厢里面对天井的位置,打量起飞韵楼的风格。尹敦也跟着站立在旁,时不时的给胡言介绍一二。
整个飞韵楼建筑风格好似一把打开的扇子,入口处是平直的一面,其他地方呈半圆弧将其包围起来。平直那面并没有开放,按照尹敦的说法那是飞韵楼自家人员所用。一个大舞台背靠入口而设,在舞台的前面还错落摆放了一些散桌。整个一楼都是通道和厨房茶房等设置,二楼和三楼处在圆弧上的房间都是包厢,每个包厢都可以观赏到舞台上的节目。整个四楼则是另有用途,暂时还没有客人前往。
尹敦主动的和胡言闲聊着飞韵楼的菜色,并没有提及任何其他的事情,仿佛今天来此就为了醉一场。聊了一会儿之后,酒菜一次性到位,没有特意安排位置五个人很是随意的落座。没有场面的话,也没有互相的试探,总之五个人就好像平常朋友一样只是吃吃喝喝,每次举杯都是流露一个给人看的笑容,然后一同饮下。
下面的舞台也传来了响动,二十个打扮妖媚穿着简单衣服的女子走上舞台,伴随着古琴的奏出的乐曲翩翩起舞。等这二十个女子展示一番后走下舞台,又有同等数量的女子上了舞台,如此进行了二十次后,终于完成了这个环节。胡言的魂力早就感应到,那些下了舞台的女子陆陆续续来到了三楼,然后在一些飞韵楼人员安排下开始列队。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 小说
很快包厢的门被敲响,在得到允许后一位看上去很是成熟的女子带着一队年轻的女子走了进来。胡言一眼扫过这些女子,这个世界里的女子都是出自天然,唯一的手段无非就是用妆容美化一下,当然据胡言所知修炼本身就可以让女子得到某些改善,更何况还有一些丹药专门是为女修士所提供的。胡言穿越过来后认识的女子并不多,如果按照他的标准来打分的话,分数最高的是罗婕能有八十五分,次之是栾诗,再次之是栾语也能有个八十分。至于刁恬恬之流也能有个七十多分,和如今屋子里的这些女子相差不大。
尹敦三人很是默契的等着胡言,胡言却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换一组。”那成熟的女子立刻点头应是,随后带人出了包厢再次准备去了。胡言却有些尴尬地举起了杯子,其他四人一脸我懂的表情共同举杯一口干掉杯中酒。
胡言头上冒出几道黑线,心说你们那是什么表情,我只是进错片场了而已,就好像我很懂这里的规矩似的。不过这种事是不能解释的,越描越黑索性也就让他随风散去。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成熟女子再次带了二十个女子进来,明显比上一批看上去更亮眼一些。胡言只好心中感叹,古往今来套路无处不在。这次胡言也不想再搞出什么奇葩的事,只是推托一下客随主便由着尹敦来安排。
其实大家心里清楚,今晚就是个过场,把之前彼此双方的冲突消于无形,至于今后如何相处还要看后续的情况。所以尹敦也是比较随意的留下了十个女子,让众女落座后五个人继续喝酒聊天,把女子们完全当成了摆设。
话题更多的被胡言朝着外面的情况引去,不过尹敦却是只说风月和轶事。菜过三巡酒过五味,五个人都好似很是尽兴一般结束了酒宴。双方在飞韵楼的门口告辞之后,胡言和老钱飞回了所住的小院,随后各自回房间休息。
刚回到锦绣世界中,金莎就迎了上来,说道:“师父,你不对劲。”
“小丫头,什么乱七八糟的。”胡言没听明白。
“师父,我虽然不清楚那里是什么地方,但是还是感觉出来那里应该是有些特殊的地方。而师父你好像对那里很熟悉,徒儿很是怀疑师父你是不是去过那种地方。”莎莎说道。
“小屁孩,你懂个啥!师父我可是个好人!”胡言一脸正经地胡说八道。
“师父,我可是在这里看得清清楚楚,那两个女子不停地对师父出手。而师父居然不出手抵挡,所以说师父你不对劲!”莎莎自认为已经看明白了所发生的事。
“徒儿,为师告诫你一句话,醉酒莫开车!”胡言丢下一句话后脚踏水面落到芳华树下。
“开车?什么意思?哼,什么都不传授给我,真是个臭师父懒师父!”金莎吐着信子也跳入灵池,几个翻腾后踏上中心小岛,随后又盘上了芳华树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陷入梦乡之中。
不出胡言所料,次日尹敦亲自登门拜访,这次没有董昌和华程相随,单独一人来访。胡言客气地将尹敦引入院落中,落座后先是饮茶客气一番后,尹敦终于开始了交涉。
“胡道友,可是计划要前往棋盘洲?”尹敦问道。
“没错。”胡言答道。
“胡道友,实不相瞒我销金窟是来自外面的势力。我们不单是在棋盘洲,在整个天渺星域也都有生意。等你到了那边很快就会听到一些有名的商铺,比如聚华斋,忘归坊,千味楼还有舒平苑。这些都是我所在势力掌控的商铺,而这个势力名叫流金汇。”尹敦喝了一口茶水,见胡言没有特殊的反应,于是只好继续说道:“流金汇不但是做生意还可以给效力的成员上好的修炼资源,所以我希望胡道友能否考虑一下加入流金汇。”
尹敦觉得没必要再兜圈子直接说出目的让对方取舍,其实他在流金汇里也不过是个中低层中的一员,要不然也不会被派到青巍大陆来。实力不高眼界还是有的,他虽然没有去看胡言二人和古家的战斗,但是一听董昌和华程二人回来的描述,他就知道那个夺舍闳宝的人不简单。而这个年轻人更是能力压自己的两个执事,还让夺舍闳宝的人如同老奴一般跟随在侧,那就说明这个年轻人更不简单。尹敦也清楚他是绝对没有资格将这二人收归麾下的,因为实力不允许。那么将这二人拉入流金汇就成了尹敦最佳的选择,若是成功的话,功绩绝对会一分不少的记在自己的名下,从而也让自己能再往上挪动一下。
今天过来尹敦的策略就很简单,拉拢二人加入。若拉拢不成最低也要结个善缘,所以尹敦上来就是直接明了的介绍了自己的势力也说出了目的。
胡言微微沉思了一下,笑着对尹敦说道:“尹总管,多谢你的好意。在下比较喜欢自由的修炼,所以恕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开玩乐,加入这种组织肯定要执行任务,尤其是这种生意到处都有的组织,因为意外穿越摆脱的九九六,胡言可不想再次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尹敦听到胡言的拒绝也不在意,反正他还有保底的方案,于是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取出一块打磨平整亮银色的牌子放在胡言的面前。
“尹总管,若我所料不差,这个应该就是传说中贵汇的贵宾卡吧。”胡言看着牌牌露出一个我懂的笑容,每个穿越小说中的标配嘛,会员卡咱认识。
尹敦却有些意外,胡言话里的意思基本正确,这让尹敦更加的认为胡言二人绝对是有特殊身份的人,因为土生土长的青巍大陆之人是从未见过这个牌牌的。于是尹敦解释道:“胡道友,这个是我流金汇的银华铭牌,就如同道友所说都是给重要的宾客准备的。”
“尹总管,请问一下这个银华铭牌可以在贵会有何方便?”胡言用对方能听懂的意思问道。
尹敦立刻开始给胡言讲述:“银华铭牌可以在流金汇下的千味楼和舒平苑使用,可以享受优先安排,再有就是费用只收总价的九成半。”
“那是不是还有更高级的铭牌?还请尹总管一并介绍介绍。”胡言继续问道。
尹敦笑着说道:“好说。银华之上是金华。比之银华不同的地方是,金华可以在忘归坊使用,同时费用除了忘归坊里的赌桌上下注以外,其他一律只收总价的九成。金华之上是紫华,不但可以在流金汇所有商铺使用,而且随时都可以安排高级的厢房服务。同样除了赌之外,其他费用只收八成半,而在聚华斋拍卖的抽头只收五成。另外紫华铭牌还有一个特殊之处,在任意一处聚华斋或存或提灵石和灵玉,铭牌将会记录下数额,以后任何在流金汇商铺的交易都不需要提供灵石,只扣取铭牌内的数额即可。”
“来了,它来了,银行卡也来了,终于有穿越的味道了。”胡言听了尹敦的介绍心中暗自乐道,兴高采烈地继续问道:“紫华之上还有吗?另外,要想获取紫华铭牌需要怎么做?”